不妨多些生活趣味

字体:

人该怎么活着,这是一门很大的学问。然而,活出一些趣味来,不失为颇居心义的一种选择,也是颇居心思的一种态度。

  人艺闻名演出艺术家、人称“老爷子”的朱旭,被认为是“认真活了一辈子”的一个范本。“老爷子”一生,琴棋书画、花鸟鱼虫、喝酒做饭、打牌唱戏,拉胡琴、糊风筝,等等,样样特长、件件都会,在怡情快乐中找到本身的美学志向和人生立场,在有滋有味中活出别样的人生。人们都说,他身上披发出来的暖意、柔和、和煦的人世气息,犹如胡同深处一个找乐的老者,让人感慨不已。   人这一辈子,各有各的活法。应该说,这无可厚非,但无趣的人太多,却不是一件功德。实际中,有的人成天忙繁忙碌,“眼晴一睁,忙到熄灯”,有的纯粹是瞎忙,做些无勤奋,既不会合理安排休假歇息,也没有一点积极康健的爱好爱好,甚至不读书、不活动,一味地说没空没时候,实则爱“宅”着、懒得动,有的则睡大觉,有的成了“手机控”,过得枯燥乏味、呆板抑郁;有的人则一副“高冷”的样子,成天只会在那里指手画脚、发号出令,既不懂糊口,又疏于生涯,不接地气,没有“烟火气”,有的独自出门坐个地铁、上陌头用个取款机都摸不着思维,闲下来便无所事事、不知所措,等等。或许有人会说,现在工作那么忙、事情那么多、压力那么大,哪来的时候、精神和工夫去找“趣”啊?也有的人以为,好不容易有点余暇还不如拿来补觉。这些人,不是在为本身生活无趣找借口,就是在为自己糊口无趣寻开脱。   “趣味是感触感染这个全国美丽的前提。”梁启超曾说:“我一年到头不肯歇息,问我忙什么?忙的是我的趣味。我认为,这即是人生最公道的生活。”凭着这般“趣味”,梁启超涉猎了哲学、文学、史学、经学、法学、伦理学、宗教学等领域。他说:“人生没乐趣,要来何用?”让人生多些趣味,这既是人生题中之义,又给本身的事情、进修与生涯平添更多的养料和快乐。无趣的生涯,昏暗而漫长;风趣的灵魂,满眼都是诗情画意、春暖花开。无趣的人,工作一团麻、生涯一团糟。做一个有趣味的人,则能够让人生越发丰富多彩、充塞情调,也让一私家身材更柔软、景象更亲和,满身散发出平坦意和人间气。   活出人生的趣味来,就得有情有爱。汪曾祺说:“对生活心存热爱,从不用沉沮丧,无机心,少俗虑;活得有趣,对尘世万物皆有情,迟疑得细致。”有爱有情就居心,就有一种精气神。人不及总把“识破”“看透”放在心上,也不克老把“没劲”“没意思”挂在嘴边。当你以一颗爱心去看待天下时,当你以奋发向上的态度面临事物时,再平庸无奇的糊口也都能活出趣味来,也都能被炖煮出清香味来。活出人生的趣味来,就得学会给自己开个“杂货铺”。有人评价朱旭“老爷子”身上带着老一辈人艺演员的那种丰富,什么都感乐趣,“像是一个杂货铺。”柴米油盐酱醋茶、刀剪尺锤针线头,倘若开个这样的“杂货铺”,你在人群中便是缺不了、少不得、离不开的人。活出人生的趣味来,就得有癖好。“人无癖,便无趣。人无癖就活得百无聊赖。人有癖,工夫花在所癖之事上,物我两忘,不是高人,即是妙人。”有人爱琴棋字画,有人爱花鸟鱼虫,有人爱吹拉弹唱,有人爱健身活动,一个真正领略生涯的人,才真正大白并乐于工作。   当然,人之趣味有崎岖、雅俗之别,我们要的是雅致之趣,做“一个脱离了初级趣味的人”。有名美学家朱光潜先生说:“我生平不怕呆人,也不怕智慧过度的人,只是对着没风趣味的人,要将就同他说应酬话,真是认为苦也。你对着滑稽的人,你并不必多发言,只是默默相对,便可以为朋侪中心的无上至乐。”活出人生的趣味来,人生则会既有心义又有心思,富厚多彩、妙趣横生。

责任编辑:魏捷